六十年代下乡扶贫记后台-模板-公共模板变量-头部模板-自定义右侧文字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栏目/内容页顶部

首页 > 沧州新闻 / 正文

六十年代下乡扶贫记

沧州日报 2019-09-04 00:00:00 沧州新闻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  精准脱贫,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部署的重大战略,是党的十九大确定的三大攻坚战之一。在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的进程中,涌现出一批驻村帮扶的先进典型,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,也感动着我这个亲历过贫困的87岁老者,让我回忆起1965年在原交河县(现泊头市)县委办公室工作时,随从时任交河县委副书记郝金声同志下乡扶贫的一段经历,感同身受、百感交集。Up2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当年我们下乡的地方是距离县城三四十公里的大鲁道、文庙、五军寨等偏远公社,条件相对艰苦的村庄,与当地的干部群众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了两个多月,可以说和现在的干部驻村扶贫有很多相似之处。Up2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首先,说一下我们当时下乡的装备,主要是三件套:一是一人一辆自行车,这是唯一的交通工具。因为当时全县机关单位也没有一辆汽车、摩托车,自行车还是老式的,后架结实可以带货,还有侧兜,能放很多东西。二是背一块油布包裹着的铺盖卷。为什么用油布?因为油布一可防潮,二可防雨。三是一个大背包,换洗的衣服、布鞋,特别是备有雨衣、雨鞋,再加上搪瓷大茶缸和洗漱用品,最后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准备好钱和粮票,往背包夹缝里一塞。三件套齐备,我们就骑着自行车沿着土路出发了。Up2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同吃,与村民群众一致。我们两个人下乡到哪里,就在哪儿吃。其中一个地点是各公社的食堂,每到一个公社的第一任务,就是从食堂管理员那里用钱和粮票换好饭票。吃饭的时候,就和公社的干部一起排队打饭,没有公社干部陪同,更别说有小灶了。记得在齐桥公社食堂第一次买饭时,就遇到了尴尬事。好不容易排到了我们两个,因为没有带碗筷,人家不卖给,只能从已经吃过饭的同志那里,暂时借了碗筷,才算是吃上了这顿饭。而更多时候,是在老乡家中吃,基本上都是玉米饼子、稀饭、咸菜条,每一顿饭交半斤粮票和1毛5分钱。其中,有两次金声同志的“罢饭”,让我记忆犹新。一次是在大鲁道公社的刘辛庄,另一次是在五军寨公社的张兵备村。金声同志为什么“罢饭”?是因为老乡们认为县委副书记来了,给“大领导”烙了白面饼。当饼端上桌子时,金声同志真的着急了,说什么也不吃。因为当时社员的家里是吃不上白面饼的,直到重新端上玉米饼子时,他才拿起了碗筷,心安理得地吃起来。Up2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同住,不搞一点点特殊。那时候农村都是土坯房子,屋内环境也很简陋,睡的都是土炕(用土坯垒成的炕,而且多与做饭用的灶膛相通),上面撒一些麦秸、再铺上苇席,也就是现在意义上的床了。当时,金声和我按公社或村大队的指派到社员家中住,住的就是这土炕,当时我们两个就挤在一个炕上,铺好自己带的铺盖,枕头就拿我们的背包代替。一天劳动下来,倒头就睡、睡得很香。Up2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同劳动,真心为群众做实事。我们在下乡的途中,走到哪里就劳动到哪里,同社员一起干农活,除了不记工分、不拿报酬外,其他和社员们都一样,不迟到、不早退。虽然金声已近半百,仍身先士卒、干在前面。在齐桥大队第8小队,我们同社员一起劳动了8天,头戴草帽,肩扛锄头,在田里与社员共同劳动。社员们看到金声带头甩开膀子干,都深受感染和鼓舞,出勤和劳动效率都有明显提高。1965年大旱,久晴无雨,坑塘、河沟里都没水,抗旱任务很重。当时我们在张兵备村,非常着急,打砖井需要大量资金,打土井随时可能塌方,而且出水太少。金声不顾安危,亲自下到井中摸索规律,大胆提出打苇盘井的想法,经过大家的几次试验,我们在农村一线实践中摸索出的经验终于成功了!当时,全村人高兴极了,不禁欢呼鼓掌起来。这是驻村扶贫实践的成果,后来打苇盘井这一经验在全县推广,有力地促进了全县的抗旱工作。Up2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现在,回想起当年下乡时的点点滴滴,历历在目,有苦有乐,有艰辛有收获。与群众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,真正做到了从群众中来、到群众中去,与群众心连心,打成一片,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。当前,一批又一批的扶贫干部,走到了脱贫攻坚的一线,真心为民,真抓实干。作为一个有着65年党龄的老党员,我发自内心地感谢、感激、感恩这些扶贫干部,为沧州市在全省率先实现脱贫摘帽作出了积极贡献。Up2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Tags: 六十年代 下乡 扶贫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栏目/内容页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