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年一声“娘”后台-模板-公共模板变量-头部模板-自定义右侧文字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栏目/内容页顶部

首页 > 盐山新闻 / 正文

58年一声“娘”

沧州晚报 2019-03-25 09:59:00 盐山新闻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本报记者 邓晓燕 魏志广 摄影报道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娘——娘——”姜双喜(现名梁全武)奔进屋后,看到坐在炕上满头银发的母亲李淑何,泪水顿时涌了出来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姜双喜今年64岁,他的母亲李淑何今年88岁,这是他58年来第一次回家。母子相拥在一起,边哭,边说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58年来,这个场景无数次出现在梦中,而这一次,却不是梦!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回家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1000多公里的路程,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他“走”了58年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昨天一大早,盐山县盐山镇姜牛村锣鼓齐鸣,异常热闹。村民姜俊福家大门口,迎接“哥哥姜双喜回家”的大红条幅格外醒目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很多村民一大早就来到村口,迎接走失58年的姜双喜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姜双喜要回来了,他88岁的老母亲的心愿终于完成了。”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是呀,是呀,听说失散58年了。”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是在天津火车站走失的那个姜家二小子吗?”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现在他怎么样了?”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……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人们焦急地等待着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此时此刻,姜双喜正带着妻子依桂荣和儿子梁宝成,坐在从吉林省梅河口前来沧州的K927列车上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8时10分,火车到站了,姜双喜的双脚终于又踏上了沧州大地,这一刻,他的双眼湿润了。6岁与家人失散的姜双喜要回家了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从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三合乡义和五组到盐山县盐山镇姜牛村,这1000多公里的路程,他足足“走”了58年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终于要到姜牛村了,“我对这条小路似乎有点印象”。离家58年,姜双喜已到了花甲之年,他儿时的记忆只剩下残余的碎片。乡音已改,鬓发泛白,坐在志愿者的车上,姜双喜双手紧攥着,眼含热泪……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下了车,姜双喜终于绷不住,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两个弟弟姜俊福和姜俊友上前拉住他,哥仨抱在一起……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别哭了,我们回家看看88岁的老母亲。”姜俊福搀扶着姜双喜边走边说,“可算找到你了,多年来,老娘天天念叨你!这两年,娘的身体不太好,更是想你,每次想起你就哭。这两天,她的哮喘病又厉害了,不能下炕走动……”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走失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火车站一次意外,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让他和家人从此分离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当年,我找不到你们,就自己坐车走了……”姜双喜哭了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你为什么不等我们啊?”88岁的老母亲李淑何拍着儿子的后背,流着泪,回忆着当年的情景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原来,在1961年,因家庭贫困,姜双喜的父母和姜双喜的大伯带着两家人,一起到东北谋生路。他们从沧州坐车到天津,再换乘火车去东北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到了天津火车站,李淑何要去到亲戚家换粮票,姜双喜的父亲和大伯带着孩子们在天津火车站等待。孩子们在车站里打打闹闹的,一会儿工夫就四散跑开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李淑何回来了,可姜双喜还没回来,一行人在火车站附近不停寻找……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车快开了,他们还没有找到姜双喜。哪能走啊?他们还在不停寻找,又找了三天三夜,依然没有姜双喜的消息。无奈之下,他们报了警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一直没有结果,钱快花光了,他们不得不洒泪离开。李淑何一家来到了吉林省镇赉县嘎什根乡后苇子村六夹子队,投靠了一位亲戚,在当地安了家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安顿好后,姜双喜的父母多次回到天津火车站,希望能找到儿子,但几番努力,都没有结果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自此,只要听说有人经过天津,姜家人就让人家帮忙打听姜双喜的消息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58年来,家人寻找姜双喜的脚步从未停过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听着母亲的讲述,姜双喜泪洒衣衫。“那年,我找不到你们,急得不知道哭了多少次。”姜双喜说,当年,6岁的他边哭边找,脚都走疼了,眼都哭累了,还是找不到自己的亲人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后来,姜双喜看到有火车要开走,就爬上火车就跟着走了。在火车上,他哭累了就睡,睡醒了就哭,不知道过了多少站,他下车了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寻亲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他找家人,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家人也四处找他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姜双喜下车后,一位姓王的乘警看到了他,把他带到家里,暂时收留了他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后来,姜双喜知道自己下车的那个车站是吉林省辽源市东丰火车站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姜双喜在王姓人家住了一年,又辗转到了吉林省东丰县一位姓朱的五保户家。在朱家住了一年多,又来到了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三合乡义和五组一户姓梁家的人家。梁家没孩子,姜双喜在这里安顿下来,改名为梁全武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梁家夫妇对他很好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姜双喜的记忆渐渐淡了,甚至连自己以前的名字都忘记了,只记得自己走失的车站那儿是平原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十七八岁的时候,姜双喜经过打听,找到王姓乘警家中,希望得到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信息。可是,他只打听到自己当年好像叫“喜儿”,再也没有其他信息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22岁那年,姜双喜结婚,一年后有了孩子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上世纪60年代,为了寻找自己父母,姜双喜先后两次去山东一些地方寻找,但都失望而归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叶落归根。1992年,姜家人回到盐山县盐山镇姜牛村居住,但他们一直在寻找姜双喜。直到1999年去世,姜佩全仍在和家人念叨姜双喜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重逢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DNA比对成功,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58年后一家人团聚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5年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姜双喜的表弟胡树敏在“宝贝回家寻子网”上看到了许多寻亲信息,于是,他将姜双喜的信息传到了网上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后来,“宝贝回家寻子网”的志愿者赶到盐山县采集了李淑何的血样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之后,姜家人得到了一些线索,但结果都令他们失望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胡树敏说,2018年7月,他接到志愿者的电话,要再次采集血样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结果,到了今年3月21日,我接到志愿者的电话,说我表哥姜双喜找到了。”胡树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淑何、姜俊福和姜俊友,他们都很兴奋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原来,就在姜家寻找姜双喜的过程中,姜双喜(梁全武)的儿子梁宝成也在为父亲寻找家人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2018年2月,梁宝成在“宝贝回家寻子网”上登记了寻亲信息,并留下了姜双喜的血样。经过信息比对、DNA比对后,志愿者最终确认,梁宝成的父亲梁全武就是姜家人要找的姜双喜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我们是3月20日得到的消息。”姜双喜说,当天,他就定了火车票,他要带着妻儿一起回老家,这才有了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一家人终于见面了。看着儿子如今也已是头发花白的老人,李淑何再次泪流满面……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“我们要感谢这么多的好人,是他们帮我找到了儿子。”李淑何激动地说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姜俊福代表家人将牌匾送到“宝贝回家寻子网”志愿者代表左晓辉手中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姜双喜说,他在吉林省的养父母已经去世多年。这次,他们打算在家乡多住几天,多陪伴家人一段时间,“弥补一下这58年来的缺憾”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关于未来,姜双喜说,他们没有多想,他想和家人商量后再作打算。7ly沧州新闻网-沧州全搜索旗下网站

Tags: 一声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-栏目/内容页底部